您好!欢迎访问榆林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正文
住房公积金改革,我们准备好了吗?
信息来源:住房公积金论坛 刘玉红    发布日期: 2018-10-08    阅读次数:    字号大小:【

住房公积金改革,我们准备好了吗?

住宅政策性金融机构改革刍议

住房公积金制度运行二十多年来,在解决城镇职工住房问题、完善住房保障制度、促进房地产业持续健康发展等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在其制度优越性越来越被认可的同时,人民群众对住房公积金制度也有了更高的期望。“人民有所呼,我必有所应”,住房公积金体制改革已乘着“双贯标”的东风以信息化建设为突破口悄然开始。

今年以来,深改组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十九大报告指示精神,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建立租赁并举的住房制度,全面推进住房公积金体制改革,按照住房金融的方向研究设立国家住宅政策性金融机构,试点工作已全面启动,住房公积金改革画卷渐次展开。从不以盈利为目的的事业单位到住宅政策性金融机构的转型和调整,从业务范围、管理模式、运营刚性相对简单到投融资、成本收益、财务可持续性且复且繁,没有了旱涝保收的优越,没有了预算经费的保障,以银行的理念管理,以金融的模式运作,与众多的商业金融机构同台共舞,齐翔苍穹。

作为住房公积金人,上到管理层,下到执行层,对于住宅政策性金融机构改革,你、我都准备好了吗?笔者认为,在这场改革大潮中我们应从以下几个方面予以关注:

一、我们要面对的是一个竞争日趋激烈的金融环境

今年4月,据住建部对上海、北京、吉林、浙江等12家公积金中心和省级住房管理部门开展的住房制度改革方案测算工作方案预计,住房公积金未来的发展模式应该是在住宅政策性金融机构基础上成立住房金融发展银行,负责直接投资、发放项目贷款等住房租赁业务。

笔者对住房公积金体制改革后运营工作粗略测算,压力油然而生,由于住宅政策性金融机构减少了存款利息收入,收入部分主要依靠个人住房贷款利息收入,尽管未来计划利用5年左右时间将住房公积金贷款占全年个人住房贷款发放额的比例提高至40%,但公积金个贷和职工缴存利率利差较小,盈利空间有限;专项维修基金虽可纳入本地住宅政策性金融机构统一运营,但各地住宅维修基金存量不大;成立住宅政策性金融机构后,在办公场所、人员配备、软硬件设施等方面向银行靠拢,机构管理成本上必然要较目前大大提高;下一步机构运营除个人贷款之外,另一项主要收入是租赁住房贷款,但由于租赁住房贷款利率和从国家住宅政策性金融机构进行筹资的筹资成本相比,利差也较小。

因此,各地会出现较大的资金缺口,需大量申请流动性支持以维持机构的正常运转和基本盈利水平,确保财务的可持续性。而筹融资,于公积金中心来说是个相对陌生的领域,虽然此前多地中心曾做过资产证券化,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但此前的筹融资由于主体资格限制一般借助银行、证券公司或公募基金等承销商和中介机构完成。

今后如果成立住宅政策性金融机构及住房金融发展银行,情况则有所不同,我们要用结余资金购买国家政策性金融机构发行的MBS、政策性金融券等,要通过直接投资或发放项目贷款的方式,支持租赁住房建设,投融资自主性更强,对决策层和执行层的要求更高,运营的概念将更深刻更明确,运营结果将有更大的浮动空间,并且为保证机构可持续性运营也可能还要争取财税、金融、土地等优惠政策,意味着住房公积金机构改革后必将更多地融入市场,拓宽领域,多方谋合,这就对从业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熟悉市场、理性运营、不断创新才能跑赢,确保财务持续性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特别是在机构转型的初期。

与此同时,我们将要面临的是一个充满竞争的金融环境。当前,国家实行稳健中性和宏观审慎相结合的双支柱调控体系,宏观审慎监管体系已经建立,对于金融业强监管的态势愈来愈烈,MPA考核,资管新规,对同业存单等金融工具的限制等,以及“降费让利”等因素影响,商业金融机构依靠同业驱动规模快速增长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部分商业金融机构的利润和收入出现了较大的增长压力,商业金融机构必将进行结构调整转型,拓宽业务领域。

一方面揽储压力增大比拼存款竞争策略,在一定程度上将影响公积金储户缴存意愿,压缩住宅政策性金融机构的盈利空间;另一方面对于新兴的住房租赁市场这一蛋糕,商业金融机构必将分而瓜之。建行、工行、中行等多家银行已经抢滩住房租赁市场,商业金融机构在业务规范、技术能力和推行推广上具有传统优势,对我们形成强有力的竞争态势。而我们对于住房租赁市场仍处于摸索阶段,任重道远,况且我国住房租赁市场在业内仍被认为是一片蓝海,市场本身并不成熟完善,这势必对住宅政策性金融机构进入市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今年4月,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同提“五大市场”,将信贷市场、股市、债市、汇市、楼市五大市场相提并论,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们住房公积金当下以及体制改革之后,也应同时关注这五大市场,提高认知,积累经验,增长本领,才能更好地运营,实现更长久稳健发展。

二、我们要面对的是一个利率逐步市场化的革新环境

住房公积金体制改革伴随着利率市场化迎面而来。近日,央行在发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表示,继续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推动利率“双轨”逐步合“一轨”,趋向市场化的方向。这与央行行长易刚此前的表态一脉相承,中国正继续推动利率市场化改革。近两年,央行一是探索建立利率走廊机制,发挥常备借贷便利(SLF)利率作为利率走廊上限的作用;

二是加快市场基准利率体系建设,继续培育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国债收益率等为代表的金融市场基准利率体系,为金融资产定价提供重要参考;

三是在货币政策调控中更加注重价格型信号及其传导,探索实施价格型调控和预期管理;四是金融机构利率定价能力不断增强。随着利率市场化推进和银行负债更趋多元化、市场化,商业银行正在逐步构建行内统一的FTP曲线,逐步提高存贷款利率对市场利率变动的敏感度,增强自主合理定价能力和风险管理水平。

同时,也有消息表示,央行拟允许商业银行适当提高存款利率浮动上限,存款利率上限放开,是我国实行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最后的也是最关键的一步,从监管层角度来看,这一步早晚也要迈出。2015年央行名义上放开存款利率上限之前,当年6月份推出大额存单管理办法,以大额存单作为利率市场化之前的过渡。

这一次,2018年4月12日,全国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召开会议,对不同类型银行按不同幅度放宽大额存单利率上限,仍以大额存单作为主要的改革工具,在大额存单利率上限放开后,逐步过渡到普通存款。由此可见,利率市场化改革已经东渐西被,循序渐进。

目前,住房公积金的运作存贷款利率均为国家规定的基准利率,在商业银行的存款利率虽有一定的上浮空间,但基本上也是由国家规定基准利率,商业银行发放贷款利率也是在基准利率基础上浮动。资金运作的空间相对较小,资金运作的风险也相对较小。但是利率市场化发展趋势将对公积金制度和存贷利率水平会产生一定影响。

一是利率市场化带动了金融机构的竞争。取消了利率管制,各商业银行势必采取多样化的营销手段,优质的服务以及最切合市场的存贷款利率来吸引公众存贷,住房公积金低存低贷的制度优越性将会受到冲击;二是随着利率市场化进程不断深入,住房公积金存贷利率如何调整,调整幅度大小如何界定,特别是在成为住宅政策性金融机构之后,减少了存款利息收入这一重要收入来源的情况下,如何实现运营收益,以及如何实现住建部对于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住房占比40%的目标要求,将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块硬骨头。

与此同时,将利率决策权交与金融机构,由金融机构针对金融市场动向来自主调节利率水平,将使资金的逐利性得到彰显,将对金融机构的竞争和经营管理带来极大的挑战。面对当下利率市场化改革浪潮,住房公积管理机构如何应对利率市场化对住房公积金带来的影响成为我们需要密切关注的问题之一。

三、我们要面对的是一个货币政策不确定的内外环境

无论对于当前运行机制还是改革后的住宅政策性金融机构运行机制,央行货币政策,是加息还是降息对于住房公积金中心的收益影响无疑都将是至关重要的,对于我们的收益预期和相关政策调整也起着决定性作用。因此,我们需要时刻关注央行的货币政策,是紧缩性货币政策还是扩张型货币政策,需要关注央行的存款准备金率、再贴现率以及公开市场业务,需要关注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所有这些经济变量都是相互关联,互为因果的,这些经济变量又都能体现央行的政策走向,“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其货币条件变化到底多大,在2018年到底意味着比肩2017年的明显偏紧还是被普遍解读的略偏宽松,是否或何时进入加息通道等。

与此同时,货币政策面临的经济环境和监管态势在不断变化,基础货币供给模式、审慎监管和信贷政策等数量型工具的使用以及市场自由化和金融风险等因素都将对央行的货币政策产生影响。还有,作为发展中国家,除国内经济环境外,很大程度上也脱离不开国际整体经济形势特别是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外溢影响。

2018年,是金融危机爆发的十周年,也是全球经济重回正轨的关键转折年,货币政策是2018年全球最为显著的经济变量。在如此环境下,货币政策紧还是松、快还是慢,这是一个需要关注的全球问题。美联储加息、缩表规模,英国和加拿大央行处于加息阶段,欧洲央行处于缩减资产购买阶段等,随着各国经济复苏加快,各国货币政策整体趋势开始偏紧,在这种形势下,中国稳健中性的基调将如何把控,货币政策是否也将跟随调整,央行政策利率是否可能于今年下半年或明年进入加息通道,是我们住房公积金人以及全体金融机构应当持续关注的问题。

另外虽然全球经济正处于上升期,但仍存在很多不确定性,美国与其中国及欧盟等贸易伙伴的摩擦成为2018年的头号“黑天鹅”;其次,英国脱欧谈判对欧洲乃至全球经济也存在潜在风险;中东地缘政治博弈也或将引发局部动荡,对全球市场带来一定风险。我们需要对复杂多变的金融环境保持持续关注和了解,同时对国家包括07、08年在内的历次加息周期和15年降息周期进行分析总结,结合当下国内国外经济环境和发展趋势,对国家总体政策走势有一个基本预判和预期,做到心中有底,未雨绸缪,切实增强政策变化的承压能力。

四、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更加开放的市场环境

住宅政策性金融机构,是兼具政策性和金融性特征的金融机构,政策性金融机构在某种程度上有政府的财力支持和信用保证,具有特殊的融资机制,其负债和资产结构安排通过国家利息补贴等实现,其服务领域和对象一般不同于商业金融机构,因此,并不与商业金融机构存在完全市场竞争。尽管如此,作为金融机构,政策性金融机构要按金融运行的通行原则运营,要遵循货币运行规律,保障正常运转和社会金融秩序的稳定。

其金融性是基础,是实现政策性的手段,是特殊的金融企业,其运行并不是完全封闭孤立的,仍然要面向金融市场,仍然是金融市场的重要参与者,仍然要使用金融工具参与金融体系运营和竞争。因此,离不开商业金融机构的影响,离不开金融市场的制约。而且,未来政策性金融机构的发展方向必然是更加开放的,融合的,市场化的。我们需要把眼光放广、放远,将敏锐的触角伸向广阔的国内国际金融市场,增强自身抵御风险和运营增收能力。

何况,在改革的当下,我们面临的是一个更加开放的金融市场,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作主旨演讲时宣布,中国将大幅放宽金融业在内的市场准入。人民银行和各金融监管部门正在抓紧落实,大幅度放开金融对外开放,提升国际竞争力。人行行长易刚宣布对外开放将遵循三条原则,其中第二条为金融业对外开放将与汇率形成机制和资本项目可兑换进程相互配合,共同推进,允许外国银行在我国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放宽对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大幅度拓宽外资银行业务范围,鼓励银行业金融领域引入外资。

实施本轮开放政策措施后,大量具有强大实力的外资金融机构将迈入中国金融市场,“狼来了”可能会成为现实,中资外资同台打擂,胜负要靠实力比拼。中资金融机构在市场竞争中要想不落下风,只有苦练内功,变得强大。对于政策性金融机构,我们更要清醒,政策性金融机构由于内部运营机制不够健全,倾向于政策性贷款,容易忽视盈利性,存在潜在风险;缺乏经营经验,责权利不明确,贷款随意性较大,回收力度不强,造成政策性金融机构信贷资产质量低下;资金来源单一,融资渠道单一,主要通过向中央银行融资和发行金融债券,增加融资成本,制约资金的长期使用;另外目前我国没有统一的政策性金融机构法规,2017年只针对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三家政策性银行分别制定了监督管理办法,对住宅政策性金融机构也不具有约束力。

因此,相比于商业金融机构,住宅政策性金融机构需要明确和完善的方面还很多,改革需举全行业之力,需向商业性金融机构学习和取经,需更多的融入金融市场,增强自身实力,方可实现稳定的长远的立足和发展。

住房公积金体制改革蓝图已经展现在面前,但前进道路从来不会一片坦途。成立住宅政策性金融机构,由事业单位向金融机构转型,既是机遇又是挑战,需要合理的整体布局和周密的细节设计。

一是在管理理念、管理方式、管理能力方面急需转变和提升;二是在职能设计、知识结构和人员层次方面急需调整和提高;三是在风险预判、承压弹性和开拓创新方面急需补充和强化。察势者智,驭势者赢,面对自身意识薄弱,知识缺乏和能力不足,我们应当尽快转观念,补短板,强弱项。百舸争流,奋楫者先。面对大势将至,我们应当秉承敢闯敢干的勇气和自我革新的担当,以只争朝夕时不我待的劲头,紧跟新步伐,瞄准新目标,干出新境界。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历史只会眷顾坚定者、奋斗者、搏击者,而不会等待犹豫者、懈怠者、畏难者。”奋斗正当其时,我们不应成为旁观者,更应与历史同步伐,与时代共命运,带上责任与信心,在住房公积金改革的征程中留下奋进的脚印,走出新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