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榆林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正文
金融化对住房公积金管理机构的影响
信息来源: 何欣华-住房公积金论坛    发布日期: 2018-06-20    阅读次数:    字号大小:【

 

 

 

 

 

 

导 语

金融化影响最大的是住房公积金管理机构。不仅涉及运营模式,而且涉及机构属性和人员身份转换等汇总大问题,事关员工切身利益。管理机构也是制度发挥作用的基点,因而必须从有利于效率的原则出发认真对待,从有利于调动积极性设计方案,确保机构运作科学,资金安全。总体来说,其影响表现在以下方面。

 

01

机构性质统一,企业运作浮出水面

 

管理中心承担着住房公积金的筹集(归集、缴存)、支付(提取、个人使用)、使用(个人住房贷款、购买国债、支持国家重点建设等)等职能,是一个业务运营机构,随着金融化的转型,管理机构不再具有行政执法职能,很可能因此而失去作为参照公务员管理的事业单位的基础。

 

管理机构退出参公管理后,鉴于其具有的资金运营收入、运营成本和经营利润这一特点,很可能实行企业化管理。但作为政府设立的专门机构,其资金运作受政府的政策影响较大,机构主观能动性发挥受到一定限制,在正常运营方面具有垄断性、公益性、服务性,所以很可能定位于公益类事业单位,在一些重大事项上还得受政府的管制。

 

比如,人员备案、薪酬制度、激励机制、收益分配制度等,不可能按照市场化去运作。

 

按照《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分类推进事业单位改革的指导意见》,现有的事业单位将被划分为承担行政职能、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和从事公益服务三个类别,在2020年前完成分类改革。管理中心作为从事住房公积金经营活动的事业单位,面向社会提供公益服务和为机关行使职能提供支撑保障,退出参公单位范畴将是一种趋势。退出参公范畴后的管理中心很可能继续保留在事业单位序列,强化其公益属性,统一为公益类事业单位。

 

02 

管理方式变化,强制缴存逐步弱化

 

住房公积金制度定位的明确和管理机构性质的统一确定,必将影响到管理方式发生六个方面的重大变化。

 

一是强制缴存将会逐步取消,其金融工具作用将会充分彰显。面对市场经济下“发挥市场资源配置的决定作用”,以及公众的个性化需求,再强制缴存就显得与理不通。所以,强制缴存将会减弱,但不会一下子取消,会有一个3-5年的缓冲期和过渡期。

 

二是缴存核定将会彻底颠覆,协商储存成为一种趋势。管理机构可以根据当地职工收入状况,结合住房市场变化和居民消费习惯,推出一系列缴存额度,供其自主选择使用。原有的依据缴存比例、缴存基数确定缴存额,就失去了意义。

 

住房公积金缴存与个人工资脱钩,因其工资差异导致的缴存差异便不复存在,什么“锦上添花”“少数富人俱乐部”“助长了收入差距拉大”等不实之词随之消失。

 

三是筹资方式将呈现多样化,将通过发行融资债券、资产证券化、同业拆借等方式,解决资金供需平衡问题。管理中心一旦成为金融机构,这些都是运营中其基本的方式。

 

四是以存定贷将被普遍采用,可贷款额度与缴存余额脱钩的做法将会成为历史。由于缴存额的多少由个人自主决定,个人缴存的目的是为了获得低于商业银行的住房消费贷款,早日解决或改善自身住房条件。

 

由于资金运营的效益需要,管理机构可能会适当延长贷款缴存期限的要求,如,连续缴存满6个月可能会有所调整,获得贷款的多少,可能需要与个人缴存余额挂钩。缴存人为了缩短贷款的等待期,可能会尽可能加大月缴存额。这样,协商缴存就成为一种双方都可以接受的选择。

 

五是网点职能将会有所扩展,借鉴银行核算方式,采用“扁平化”的管理模式将是一种必然选择。作为金融机构的管理中心,目前的“四统一”管理模式,增加了内部管理层级,加大了设区市中心的信息传输、资料传送、事务往来工作量。

 

在信息化时代,公众服务“只跑一次”是普遍愿望,管理机构依据提高效率的要求,设区市管理中心下设的派出机构,将会承担起一定的管理职能。目前一些地方管理部“空心化”状况将会改变,管理部职能将会有所扩充。

六是分散核算将会得到实施。

 

长期以来,由于混淆了统一核算与集中核算的概念和界限,加之没有明确规定“四统一”的具体做法,各地在探索中各显神通,给行业监管带来严重困扰。尤其是实行设区市中心统一核算,有的将管理部纳入了市中心“大盘子”集中核算,有的采用内部资金上划,不仅增加了核算成本,造成人力、物力和财力浪费,而且核算不规范时有发生。

 

这些短板的根源在于缺乏统一核算的具体实施细则。所以,管理机构一旦成为金融机构,可以参照银行做法,变集中核算为分散核算,在市中心统一核算要求下,由管理部承担基本核算职能,做到日清月结,每天班后扎账,确保核算质量。

 

03

运作模式调整,制度作用充分彰显

 

管理方式的变化,决定着运作模式随之跟进。现有的运作模式必将发生一系列调整。

 

一是资金统筹使用成为可能

住房公积金制度向着金融化目标完善,管理机构理所当然会改组为金融机构。至于是银行还是非银行金融机构,无关大雅。从目前呼声看,走向住房银行的愿望似乎更强一些。作为银行需要一定的资本规模。

 

目前的公积金中心,其资金归集总量,在东中部地区和西部地区差异较大。作为一项国家改革方案需要全盘考虑,统筹部署。所以,可行方案是以设区市公积金中心为依托,组建住房银行。管理部改成支行。机构和人员隶属关系在现有设区市基础上再提高层级,为统筹资金使用奠定基础。提升使用层级,可以避免运营资金的供需矛盾,实现资金平衡,减轻融资成本。

 

二是金融委托方式将不复存在

公积金中心一旦转变为住房银行,则与传统的委托银行进行金融业务办理挥手告别,“我的事情我做主”,管理机构直接发放公积金贷款必将浮出水面。届时,业务办理环节会大幅度减少,工作效率将会明显提升。贷款发放受制于人的局面将会彻底改观。对商业银行来说,失去了最为优质的一份对公存款,也不再需要像以前那样千方百计加强与公积金中心联系,“众星捧月”了。

 

公积金中心如果改组为住房银行,必然要赋予联行结算职能,参加人民银行系统票据交换和清算则成为常态。管理中心作为银行的客户在结算方面“借船出海”,实现即时支付的做法将会被彻底颠覆。如果管理中心改组为非银行金融机构,支付方面“借船出海”的局面还将继续维持。

 

三是日清月结彻底实现

管理机构一旦改组为银行,推行“扁平化”管理,实施分散核算,前台每收款先收款后记账;付款先记账后付款(划转),会计记账凭证前台即时完成,账簿自动登记。系统自动完成相关账簿、账证核对,班后进行资金收付轧差,清算入库。核算的质量将会实现跨越式提升。

 

四是资金流通渠道扩大

在取消强制性归集的情况下,如果仅仅依赖于个人及其家庭的住房公积金存款储蓄,那么,管理机构在资金方面面临的压力将会明显增大。在法律法规和制度政策规定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发挥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惠蓄仍难以保持资金平衡,这就需要扩大融资渠道。

 

在募集资金的方式上,未来的住房银行可以有多样选择。包括吸收住房公积金储蓄、债权融资、债务融资、资产证券化、发行债券、同业拆借、债券质押融资等等。公积金中心一旦改组为住房银行,这些融资渠道自然会“开闸”。不论采取哪种方式解决资金运营中的供需矛盾,都需要依照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进行。

 

与此同时,一旦结余资金规模较大,也可以在同业进行调剂。住房银行也不例外。为此,从政策上扩大资金使用渠道,改变目前单一的资金使用方式,也是保证其健康发展的必然措施。所以,根据资金流量和方向,依据国家政策围绕住房进行合理、合法投资,将是未来的日常业务,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将会有“用武之地”。

 

04 

人员身份变化,人才结构更趋合理

 

机构改革,必然影响到机构性质和人员身份。按照事业单位改革方向,机构退出参公事业单位范畴将是大势所趋。公益类事业单位的人事编制一旦“松绑”,管理机构所需人员将由行业根据自身需要确定。机构变化造成现有人员的公务员身份转换不可避免。未来员工身份将会统一。

 

按照金融化的方向改进和完善,意味着住房公积金管理的去行政化改革迈出实质一步。如果编制“松绑”落地,管理机构需要的专业技术岗位将会得到进一步充实,专业技术人员发挥作用有了更大空间。员工队伍结构更趋合理,管理和服务的内容、方式、效果将会伴随着新时代的步伐及时创新,社会满意度大幅提升。

 

05

激励机制落地,员工收入有所提高

 

机构和人员性质的变化,要求一些配套措随之跟进,最为迫切的是建立激励机制。按照统一标准对目标任务完成情况进行考核,依据考核结果实施奖惩将会成为行业管理的新常态。科学、合理的激励机制,将充分调动个人的工作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能者多劳多得将会形成主流价值,目前“吃大锅饭”的平均主义做法将会随之消失。

 

由于激励机制的建立,工作热情将会大大激发,在保基本的情况下,员工的收入将会比现在有明显增加。但与商业银行比,由于存在竞争的差异,住房公积金行业作为政策性银行,不具有市场竞争压力,其收入水平可能不会达到或者超过商业银行,但在现有基础上有所提高是肯定的。

 

06

实现同工同酬,干事创业活力激发

 

 

长期以来,由于僵化的人事机制,造成管理机构出现大量的外聘、临聘人员,他们无法进入正式编制,形成员工队伍体制内外差异。他们虽然受过全日制高等教育,具有较高专业技术和工作技能,在工作中发挥着主力军作用。但是,在劳动报酬等待遇方面,不能享受体制内员工的标准。

 

按照金融化方向改进和完善住房公积金制度,有望在人

事制度上打破体制内外之界限,实现同工同酬、同岗同酬,为“体制外”员工带来福音。如果真正实施,将会进一步增强队伍凝聚力,极大调动员工工作积极性,激发行业创新发展活力,为住房公积金事业可持续发展增添动力。

 

总之,住房公积金制度向着金融化方向完善,住房公积金管理机构向着住房银行方向改革,是“十三五”期间住房公积金发展的一项重大举措,对现有机制体制和运营模式产生的冲击不可低估。认真研判,未雨绸缪,对做好当前工作十分重要。推进制度完善,对发挥制度作用,增强机构活力,助推经济社会发展意义非凡。让我们共同期待吧!